载入中...
   您现在的位置 本站首页  医疗小常识  医疗小常识  古代战伤救治(二)
古代战伤救治(二)
[2014/4/16 16:05:39][阅读3387次]

救 护 所
在唐代,辽阔的疆域和漫长的边防线之所以能够巩固,唐朝地主阶级一百多年相对安定的统治秩序之所以能够确定,其中重要的因素是府兵制造成了强大的唐帝国军队。
在《通典》中曾引用李靖兵法:在军队中每营设有“检校病儿官”,每日巡查伤病员情况和饮食起居,以便安排医疗和后送,如发现新的病员或病情危重的士兵,必须报告总管,令医生巡营,给以适当的治疗(6)。
营主和检校病儿官,应按照伤病员伤势的轻重,安排运输工具和护理人员。能行走的病员给傔人(看护)一名;病重不能行走的加给驴一头,连牲口也不能乘骑的重伤病员,则给驴二头,看护二人缚辇(担架)运送。如病儿检校官和傔人不好好照顾伤病员,各杖一百;若将未死的伤病员加以掩埋时,处以斩罪。
部队中军校,每三天必须巡行本部军士的营幕,检阅他们饮食的精粗,以及劳逸是否适当 ,并抚恤战士疾苦,视察医药护理情况。战士如有死亡应立即上报,以礼祭葬,并抚恤其家属。如果死于阵战间,同火(唐府兵制基层单位,每十人为火)应掩埋其尸体,如因作战负伤死亡,本部将校应将经过情况详细呈报,以礼祭赠。如仅负伤,应随伤势的轻重予以优赏。
由以上记载来看,唐代在军队中似已有类似现代救护所的设立,并有了较详细的医疗后送制度。
地方军医院
地方军医院的组织始于宋代。景祜3年(1036)已载有在广南地区为兵民设置医药的事。
《宋史》载:“景祜三年二月甲子,以广南兵民苦瘅毒,为置医药。”(7)

宋会要·职官22》中也载有“熙宁十年(1077)五月,诏安南军回士卒病者,委所在宫舍存泊,差军员提举续给口券,官备粥药。州军委都监,县镇委主簿或监镇官检视。
比较具体而确属地方设立的军医院,为河北磁州知州赵将之设立的“医药院”。
靖康元年(1126),金人大举进攻南宋。北方州郡先后多被残破,军民遭受严重的伤害。在磁州(河北磁县)由赵将之首先创立医药院收容溃散的伤病员。据《宋会要辑稿》载:“钦宗靖康元年六月十四日,知磁州赵将之言:种师中兵溃,有被伤之人,疲曳道路甚多。臣已随宜措置,出榜招收。权置一医药院,收管医治,如臣一州所医已二百余人。切虑别路州郡,尚多有之。乞下诸州将重伤者每人支绢一匹,钱一贯;轻伤者半支。并以系省钱物充,仍委守臣当官给付。依已降指挥,将诏到溃散人并发上边应援太原外,有被伤未堪驱使人,并令逐州医治。俟平愈日,逐旋结队发遣,从之。”(8)
赵将之向当局提出各州郡应设立地方军医院,原是一个很好的建议,可惜当时北宋已濒于覆亡的前夕。虽然政府同意这一建议,但不久汴京沦陷,徽钦被虏。除在磁州设立外,这一建议并未在其他路州郡付诸实行。但赵将之所设医药院,可以说是由地方设立军医院之始。
兵站医院
类似兵站医院的组织,在我国历史上似乎直到13世纪才出现。在13世纪以前,对于退伍还乡途中的病兵还没有接待和疗养的机构。
隋代公孙景茂为息州刺史时:“时属平陈之役,征人在路有疾病者,景茂撤减俸禄为檀粥医药,分赈济之,赖全活者以千数。”(9)但这样贤良的刺史是很少见的。一般战士还乡时,受尽颠沛流离之苦,得以生还的实属万幸。唐诗人卢同所作《逢病军人诗》中有:“行多有病住无粮,万里还乡未至乡,蓬鬓哀呤古城下,不堪秋气入金疮”之句,从此可以想见一般。
我国自从9世纪发明了火药,其后火药武器逐步改进,在战争中逐步取代了冷兵器,在宋元交战时已经采用炮攻,使得战争规模扩大,战士伤亡率增高。因此,对部队医疗设施的需要更为迫切。
元世祖至元十五年(1278)规定:“军前若有病患军人,随令高手医工对证用药看治,各奕选差好人服侍,仍仰本奕额设贡领官,不妨本职,专一司病。看治病军,将养复元,方许轮番当差使,逐旋具数,开呈本奕。若考校时,验病死军人多寡,定夺司病官责罚施行”。(10)
《元史》载:“至元十六年(1279)二月诏:湖南行省于戌军还途,每四、五十里立安乐堂。疾者医之,饥者廪之,死者藁葬之,官给其需”。(11)

元典章》载:至元二十一年(1284)二月,“御史台监察御史呈会验……照得扬州省札付各翼并都镇抚司:起盖安乐堂。将获病军人,每五名将军一名煎煮扶持。仍委年高谨厚头目一员充司病官,将引医工诊候,官给药饵调治,须要痊可等事。近巡视扬州四城,蒙古、汉军、新附军三十余翼,虽汉军一十二翼起盖安乐堂,兼蒙古、新附军二十余处,自来俱不曾置立安乐堂,就取论各翼并都镇抚司、首领官、司病官,各各违错招伏。今来卑职参详:省都镇抚司并各翼管军官、司病官,不以病军为念,不行置立安乐堂;及虽有房舍,又多疏漏,什物不完,药饵阙少,提调怠慢,以致军人死损,有失朝延伏恤军人之意,呈乞依理惩戒,仍遍下各道按察司一体施行。”(12)

但由于封建社会的腐败和官吏的贪渎,安乐堂的情况不并不安乐。据至大元年(1308)录事李贞上书:“切详各处安乐堂,盖为过往病军所置,国家恩惠不浅。病者命医调药,从宜动念死者,席卷椽箅,良可伤心。比照养济院贫子……除柴米衣装依时支给。遇有死者,例给棺板,明破官钱。而况远近屯戌军人,弃父母,抛妻子,征进效劳,若不能悉举,反不若孤贫坐请无用之徒。”(13)
至元七年(1341)尚书行省根据各地反映的情况上书说:“无气力有病患的军人,这遇州城村寨头目,如无上司文字,不与饮食,根底也不照觑,更不医治,以致军人忍饥病死底多有。”(14)
安乐堂的设立,其目的在照顾过往患病的军人。每隔四、五十里设一堂,堂内有司病官及高手医工,每五名病军有一名护理人员,为之煮药扶持,并以病死军士人数来施行奖惩,有类于现代的兵站医院。其初衷原不可谓不善,但由于封建制度的腐朽,办理不善,有名无实。甚至伤病员死后,还不如一般“孤贫无用之徒”的乞丐。因此,安乐堂最后也随着元王朝的灭亡而消失。

无附件

 << 古代战伤救治(三) 古代战伤救治(一) >>  
载入中...